• 推荐
  • 收藏
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第44章 白瓷青黛(1/5)

 秘境被云不期激活时, 另一边的三人都很快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。

 为防变故,陆松之当即飞身回掠到同伴身边,宁絮拔剑出鞘, 同时下意识地扯了一把仍在注视墙面图纹的叶鸢。

 原本静止的漩涡图案被注入生命般游动起来,构造出千万道纵横交错的灵轨, 叶鸢此时已经可以确定这图案是一种类似阵盘的咒文, 但不像阵盘由基本符文缀连成句来设定规则, 这片漩涡头尾衔接、混沌始终, 她既找不到蕴藏法则的字符单位, 也看不出将其编织成咒术的律令……于是叶鸢开始意识到, 这片咒文不具备她熟悉的任何一种法术的构造逻辑。

 它几乎属于另一种修真文明。

 “这便是秘境内的机关吧。”宁絮警惕道, “陆师兄,这里是不是布了阵盘?”

 “没有。”陆松之说, “此处没有阵盘, 至少我看不出来。”

 他看向两人,肃容道:“这也许并不是凝澜仙子的手笔, 情形有些不对劲,我们是继续深入, 还是――”

 “难道你想退出么?”宁絮不可置信道,“不过是座秘境而已, 身为无霄弟子, 断不可不战而退!”

 “宁师妹, 这座秘境与其他的秘境不太相同……哎,罢了。”单是看宁絮的神情, 陆松之就知道她已是铁了心, 于是他接着询问另一人, “既然宁师妹不退, 我暂且陪她一起。但毕竟探境结果并不影响仙门大比……叶姑娘作何打算?”

 叶鸢从漩涡上移开视线:“我也不退。”

 “好。”陆松之点头道:“那我们继续往里走。”

 做出决定后,三人不再逗留,他们加快脚程,途中没有遇见什么意外,很快就到了第二扇云母门前。

 第二扇云母门分为三面,分别通往三路,每面云母门上各有一处凹槽。

 陆松之说:“看来我们得分开走了。”

 他还想对师妹多吩咐几句,宁絮一见他张嘴就猜到了他要唠叨什么,连忙将自己的海珠嵌入最左边的那扇门中:“明白了明白了,我一定见机行事。”

 她的身影一闪,便消失在云母门后,陆松之被打断施法,有点尴尬地闭上了嘴,挑了最右边的那扇门,于是叶鸢心领神会,走到中央的云母门前。

 “要论机变,我兴许还比不过你。”陆松之说,“但无论如何,还请叶姑娘慎重行事,我也好向小师叔交代。”

 叶鸢领了他的好意:“陆道长也多加小心。”

 他们同时推入海珠,云母门敞开,两人走入门后,却冷不防地又与对方打了个照面。

 “……”陆松之看起来更尴尬了,“原来这两扇门后面是连通的啊。”

 他想到刚才一本正经的道别,不禁有点社死,好在叶鸢只是笑了笑,好心地没有拿这件事打趣,两人只是继续结伴前行。

 陆松之一边闷头走着,一边在心中整理着头绪,从这座秘境开始,他将仙门大比、青巽派、凝澜仙子和她在正式大比前发起的这场探境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。

 在他似乎渐渐有所思悟时,陆松之忽而听见叶鸢开口:“此赴仙门大比,所见的似乎都是年轻修士。”

 见陆松之转来目光,叶鸢继续说道:“说到仙门大比,我总想起剑君夺魁的那一届,传闻他连克元婴,所以我本以为,仙门大比的强者……年长者应当更多些。”

 “那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了。”陆松之说,“自天梯摧折以后,天下宗门并立,却久久不曾再有修者飞升,不少堪当大能者常年闭关悟道,宗门也更趋于藏锋,加之规则变化,仙门大比渐渐便成了尚未成名的年轻修士彼此切磋的试武大会。”

 他顿了顿,补充道:“不过若是按照这个标准,我小师叔也是不用来的――这可不是我自卖自夸,就是整个修真界,在同辈中也挑不出更惊才绝艳者。”

所谓前夜 说:

本小说《被剑君前夫斩情证道以后》是虚构的故事情节,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和模仿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查看目录

优秀作品推荐

作者: 所谓前夜|无广告|最新章节:第44章 白瓷青黛
目录